当前位置: 主页 > 娱乐新闻 >

朱之文 怎么就不逃?他还得出来陪着笑。

发布时间: 2020-04-29        来源:无极3平台    浏览次数:

  最近「大衣哥」很烦躁。
 
  在家睡着觉,莫名其妙,家里的大门就被踹了,他还得出来陪着笑。
 
  是的,流传出来的视频里,朱之文家大门紧闭,但他家的门口,聚集着一大帮村民。
 
  视频的主角是两个男人,两人互相怂恿:「敢不敢踹他家的门?」
 
  就这样,带墨镜的男人毫不犹豫的冲上前,把朱之文家的大门踹开了。
 
  门被踹开后,人群涌了进去,举着手机大拍特拍,大衣哥的家人,把人赶了出去再次关上了门。
 
  而那个踹开了大门的男人,昂头挺胸,好像做了什么了不得的壮举一样,洋洋自得。
 
  在被别人质疑之后,他满不在乎的说:「我该跺就跺,他不管我,没事……」
 
  是啊,真的没事。
 
  面对着N个贴到朱之文脸上的手机镜头,面对着身边人「你别他一样」的「道德绑架」,他又能做什么?他能生气吗?

 
朱之文 怎么就不逃-无极3平台
  他只能从家里走出来,强颜欢笑,成为这群人的视频素材,让他们满意。
 
  而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。
 
  「出名9年来,我没有一天清净过。」
 
  「我不喜欢眼前,却也回不到过去。」
 
  「我没有变,可很多人都变了」
 
  9年后,朱之文在自己的老家中满是哀叹。
 
  家中的院墙很高,上面还钉着防止攀爬的钉状物,门口装有摄像头,而在门板上还挂着牌子:「私人住宅,严禁闯入,攀爬危险,后果自负。」
 
  一切的一切,在农村,看起来都有点多余,甚至让人莫名觉得「装逼」。
 
  可在这背后,充满了戏谑和无奈。
 
  回头看,9年前,穿着军大衣,站在舞台上,唱着滚滚长江东逝水的朱之文好像还在眼前,可生活总要归于平淡。
 
  9年过去了,朱之文还是以前那个朱之文,可他也注定无法再做之前的朱之文。
 
  他的名字,或许已经被电视机前的大众所遗忘。
 
  可在单县朱楼村,他还是那个赚很多钱的「明星」,正在被榨干最后的价值。
 
  朱之文说了几件小事,足以概括他这9年的生活。
 
  总结下来或许就是三个词:被网红,被利用,被掏空
 
  而这一切,都与钱有关。
 
  只要在家,朱之文基本都紧闭着大门,不敢出声,想出门都得翻墙走,时常会被突然敲响的大门吓得一惊。
 
  住了四五十年的家,本是朱之文最后的清静之地,可现在,却也不再清净。
 
  每天每天,门外都聚集着许多举着手机的村民,还有远道而来只想「看看」他的「粉丝」,不间断的敲门。
 
  只要开了门,就如蝗虫过境。
 
  去年他家来了一帮骑自行车的,20多人,涌进了他的家。直接冲进了他的房间,开他的冰柜,拿饮料喝。
 
  田里种的黄瓜,门口的桃树,拿了个兜边吃边拿,临走时,将家里一扫而空。
 
  这一切,都没经过任何人同意。
 
  而朱之文最怕的不是扫荡,而是手机镜头。
 
  他的家就像是旅游景点,只要一开门,门口聚集的人就会涌入家中,举着手机对着朱之文拍短视频/直播。
 
  可他又不得不开门,不得不去对着他们的镜头笑,因为不满足他们的要求,就会被骂。
 
  拍朱之文成为了部分村民的「谋生手段」,一位邻居最多的一天,一个视频挣了350块。
 
  朱之文有时想唱歌、想大声说话都不敢,因为害怕他们知道他在家后就赖着不走。
 
  而这一切又怎么能局限于家中呢?
 
  有天,朱之文生病住院了,在医院碰上了村里人,他拍了个视频赚了80块。
 
  于是在第二天,朱之文在医院输液时,来了50多个人,举着手机拍他住院,只为了赚打赏钱。
 
  而他不仅要成为他们短视频赚钱的工具,朱之文还得「报销路费」。
 
  不止一次,远道而来「看望」朱之文的人在临走时还要找朱之文要路费:「你看我都来这看你了,你得给我拿200块加油费吧?」
 
  凭什么给呢?又不是求着你来?
 
  可不给,对方又瞬间变了脸色:「你怎么这么小气,200块都不给??」
 
  在单县乃至更远的地方,好像人人都认为,朱之文有钱。
 
  有一次,他在街上,他骑着电动车不小心碰到了一老太太。
 
  老太太胳膊破了点皮,可身边的人却对老太太说:「他是大衣哥,有钱,你找他多要点!」
 
  于是老太太开口就要10万。
 
  去了医院贴了个创口贴,只花了13块,可最后他还是赔了5000。
 
  还有一次,一个年轻人进了朱之文家,随即开始撒泼:「我被传销坑了30万,我没脸见人了,你借我钱!」
 
  拒之后,他给电视台打电话,控诉朱之文不借钱给他,随后还威胁朱之文:你不借钱我就喝农药死在你家!
 
  后来警察来了,在他的背包中真的发现了雷管和农药。
 
  这些年,朱之文不再往外借钱,可以前他借出去的钱,借条塞满了抽屉,早已超过一百万。
 
  认识的、不认识的、八竿子打不着的,买房的、买车的、结婚的,几千的、几万的、几十万的……
 
  朱之文成为了单县的银行,无息无抵押,不借就开骂。
 
  可不借是骂,借出去要钱时也是骂:「你还来找我要钱,我还要找你借呢!」
 
  他出资给村里安装健身器材,却被村民半夜挖了出去。
 
  他自掏腰包花上几十万为村里建幼儿园,修路,可却被村民嫌弃:「就修那么一点」
 
  就连村支书都满是讽刺:他火了多亏我们,要不是镇里、县里捧他,他走不到这!
 
  俗话说的好:穷在闹市无人问,富在深山有远亲
 
  面对着金钱,往往人的本性总是会无处遁形。
 
  朱之文很心寒,并不是因为钱,而是他感受到了背叛。
 
  他始终想不明白,他钱一分没少花,也没曾对不起过谁,可为什么这些年在村里的口碑越来越差了?积攒了40多年的信任、善意、单纯,为什么都不见了?
 
  「我没做错什么,却为什么得不到好的回报?」
 
  我想这个问题或许不止朱之文一人想问。
 
  而答案或许用八个字就能回答:
 
  人浮于众,众必毁之。
 
  朱楼村,现在对于朱之文来说,更像是一个「虎狼之窝」,可让人意外的是,朱之文从没打算离开过。
 
  他说他在这里出生长大,他在这一住就是五十年,有熟悉的朋友,亲人,怎么能离开?
 
  可他没想过,他把这里当家,可这里的人,早已不把他当「亲人」。
 
  自打他成为「大衣哥」的那天,就注定人生背道而驰。
 
  他们会下意识的疏远、利用、道德绑架他,没有别的原因,只是因为:
 
  你和我们不一样了。
 
  就像是学校里最漂亮,最受老师、异性喜欢、最出挑的孩子,总会遭到其他人的嫉妒、排挤、甚至是诬陷、殴打。
 
  工作中,长得好看有钱,和老板关系好,升职最快,加薪最多的那个总会被其他人暗地里猜测「被包养」,「有手段」。
 
  宿舍里,那个整天泡图书馆,好好学习,让自己很忙的人会被那些刷剧、躺尸、浪费生命的人骂「装勤奋」
 
  虽然朱之文现在还是住在自己的老房子,喂鸡喂鸭,骑着三轮车电动车下地干农活,穿着最普通的衣服,和以前一样以礼待人,可在周围所有人的眼中:你就是和我们不一样了。
 
  甚至他们还会觉得:你这么有钱还不搬去城里,故意回村子里住,就是为了回来炫耀给我们这些穷人看。
 
  朱之文想不清楚自己哪里错了,或许是因为,他根本就没有错。
 
  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。人浮于众,众必毁之。
 
  有的时候,你并没有错。
 
  可是只要你在一群矮子之中,拔高一点;在一群穷人之中,有钱一点;在一群碌碌无为的人中,优秀、更受欢迎那么一点,那你就会遭到孤立、谩骂、绑架、侮辱。
 
  在之前的某次采访中,朱之文曾说:
 
  他们说,你想叫我们说你一声好,那你就给我们村上的人每人买辆小汽车,每人再给一万块。
 
  后来,朱之文在路上碰到要来合影、拍视频的人,都还会主动的发烟。
 
  他努力的在和大家拉近距离,融入圈子,可其实,别做梦了,就算真的如他们所愿,你还会发现,他们依旧会变本加厉的来剥削。
 
  毫无疑问,朱之文待在那里一天,就永远逃脱不出利用和消费。即使他没钱了,即使他没名了。
 
  永不离开,或许这是源于朱之文对于家的执念。可在这背后,我只想发自肺腑的说一声:朱之文,你还不快逃?
 
  这是一个你靠自己本事赚钱,买了房,买了车(实际上没买)都要被谩骂、讽刺、质疑的圈子。
 
  这是一个你明明有权利拒绝,却害怕别人说闲话不能拒绝的圈子。
 
  这还是一个给不了你想要的温暖、质朴、单纯的圈子。
 
  有家人在的地方都是家,真心的朋友也不会因为距离而远离,为了一群把你当敛财工具的人,强逼着自己得合群,到底在留恋些什么?
 
  不仅是对朱之文,我想对所有和朱之文一样,在一个不对的圈子里,强逼着自己要合群的人说:「你还不快逃?」
 
  俄罗斯方块告诉我们,如果你合群,就会消失。
 
  委屈自己得来的和平共处,并不会给你带来愉悦感,更会让你慢慢的把自己弄丢了。
 
  人生不就是一个不断再见、遇见的过程吗?
 
  这个世界很大,总有和你志同道合的人
 
  短短几十年,何必纠结在不重要的人身上浪费生命?
 
  你要快跑!
 
  甩掉拖累你的人,逃出消耗你的圈子,和更优秀的人比肩,跨入更好的梯队!
 
  人生苦短,精力有限,要把时间和爱留给那些真正值得的人!